Don't try to be perfect. Instead, be brave.
——《Girls Who Code》by Reshma Saujani

【授翻】teen hannibal ficlets 少年意非轻 4 BY emungere

作者:emungere

配对:Hannibal Lecter& Will Graham

前文链接:1(含外貌私设)  2 3


Chapter 4: breakfast 早餐


      等汉尼拔回到家中,天色已晚。威尔给方圆三十英里内每一家医院都打了电话,整整联系了七次寻人机构,才勉强控制住自己。如果汉尼拔不想回家,威尔完全预料不到他的反应。担心逐渐升级成泛酸的忧惧,而威尔觉得自己活该。

      他坐在床沿,一动不动。汉尼拔犹犹豫豫地走过来,在狗群的包围中站定,凝视着威尔。

      “我忘戴头盔了。”他小小声地开口。“不好意思。”

      威尔给他买那操蛋的摩托车的时候,让他至少保证过五次,任何时候都会戴着头盔。这太过了。威尔走过去环抱住他,就像初相处的那几周一样轻柔,那时汉尼拔连与他共处一室都不愿意,只接受这么一点身体接触。

      汉尼拔的手臂在他腰上猛地收紧。他不停地道歉,闷在威尔的衬衫前襟里喃喃低语。肩膀急促起伏,声音破碎不清。

      “没事的,”威尔告诉他,“应该怪我。不是你的错。你哪儿也没有错。我很抱歉,我不应该——上帝啊,我很抱歉。”

      汉尼拔抬起目光,眼中尚有水汽,表情摇摇欲坠,他如此美好。威尔不敢直视。他把这男孩拉近些,吻了吻他的发顶。高度正及他面颊,不过不会太久。他日渐一日越长越高。

      “你都到哪儿去了?”他问道。

      “我在小路上绕来绕去。我看到有马群,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我错了。你不生气吗?”

      “我没生气。”

      “但是你没......”汉尼拔低头盯着鞋尖。面颊上一抹血色悄然升腾。他浓黑的睫毛被泪水打湿,一簇一簇地翘着。他的手还揪着威尔的衬衫。

      “我们之后再谈。”威尔说,因为佯装无事无疑是说谎。他从不对汉尼拔说谎,也不打算打破纪录。“来吧,先去休息一会。”

      “我可以和你一起么?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威尔毫不犹豫。说实话,他现在无法忍受汉尼拔脱离视线范围。让他待在身旁触手可及的地方,可以保护他,是再好不过了。

      汉尼拔仍然一身睡衣,他踢掉靴子,在威尔床上等着对方脱下牛仔裤。在汉尼拔面前只着汗衫和短裤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奇怪过。威尔努力克服掉暴露感,汉尼拔落在他皮肤上的目光仍然如有实质。

      两个人并排躺着,关掉了灯,汉尼拔转过身来。“我知道这很奇怪。我只有十二岁的时候确实会奇怪。”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如果愿意就有很多机会可以和别人搞到床上去。我现在也可以。”

      “你当然可以。我就睡在你隔壁。”

      他曾经站在走廊里,就为了看一眼睡梦中的汉尼拔,现在已不常如此,但是有时他还是需要确认汉尼拔还在呼吸。现在没必要将这一点和盘托出。

      “学校那边是怎么回事?”他转而问了个问题。

      汉尼拔扭过头。“你争取抚养权的时候,弗雷迪▪劳兹写的那篇文章,有人把这东西带进学校,贴得到处都是。”

      “谁干的?”

      汉尼拔露出一点笑意,揉了揉眼睛。“我就知道我要是告诉你你就会这么问。我还知道你会用什么语气,威胁似的。”

      “抱歉,我并不是要——”

      “没有,我很喜欢。我一直喜欢这样。”他的头埋得更低了,只留给威尔一个发顶,他抓住威尔的衬衫。“有时候你会吓到别人。我能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出来。但是你一直让我感到很安——安全。”

      威尔的心突然揪了一下。他伸出一只手搭上汉尼拔的后颈。“我会一直看顾你的。不论你长到多大。只要你需要,我就在这。”

      汉尼拔蹭过来抱住威尔的脖子,吐息湿润轻柔。威尔揽住他,万籁俱寂,只有时钟滴答。他知道可能又走错了一步,但是他无法放手。

***

      晨光初显,威尔勉强从睡梦中醒来,汉尼拔已经起床了,正在做培根鸡蛋和薄煎饼。

      “我是不是闻到了咖啡味?”

      “我不会端过去的。你得自己来拿。把拖鞋穿上,地板很凉。”

      威尔心下暗笑,套上拖鞋。这是他上一次生日汉尼拔自食其力买的礼物,他在兽医诊所做暑期工,还可以照顾威尔的狗群。加德纳先生表示这孩子对付小动物确有一套。

      威尔迷迷瞪瞪晃进厨房。狗狗们已经喂过了,汉尼拔伸手递过他最喜欢的马克杯,满到杯子沿儿。

      “早餐马上就好。”

      连他用来做薄煎饼的碗也已经洗好了。

      “我没生你气。”威尔说。

      汉尼拔从刘海下面睨他一眼。“你说真的?”

      “真的。还有,你该剪头发了。”

      汉尼拔翻了翻眼睛。

      威尔拿出两个人要用的盘子,看到桌子上摆着橙汁。“你自己榨的吗?”

      “家里有橙子。”

      “我真的没有生气。”

      “吃,”汉尼拔表面镇定地看他一眼,说道。

      威尔举起双手。“在吃了。”

      他在吃。汉尼拔可没有。他把薄煎饼切得稀碎,把枫糖和饼碎搅来搅去。威尔消灭掉一半,而他还一口未动。

      “你真的没,我是说,你永远也不会......?”汉尼拔低头盯着盘子。

      “你是我的责任。”威尔说。

      “这不是个拒绝。”      

      “不,这就是拒绝。”

      汉尼拔抬眼看他,目光尖锐直接。他一直都比任何人都了解威尔。“这是在表达意图,而不是渴望。”他说。

      现在威尔低头盯着盘子了。“这回答很恰当,因为我就是这么打算的。”

      “不恰当。我问的不是这个。”

      “但是这就是我的答复。”

      汉尼拔安静了几秒钟。“如果答案是不行,你就会说不行。但这也不是肯定回答。你看着我的眼神不是那样的。”

      “你已经心知肚明,但你还是——”他才是这里的成年人,看在上帝的份上,威尔不能磕磕巴巴。“你还是吻我了。”

      “我想弄清楚......我必须弄清楚你会如何回应,必须。我无时无刻不在想。”

      “好吧,现在你知道了。”

      “是的。我——”他突然不作声了,红晕染上脸颊与耳尖。

      威尔忍不住问,“怎么了?”

      汉尼拔用力摇头。威尔在桌子下面推推他的脚。

      他抬眼看向威尔。“我从床上掉下来的时候,撞出一些淤青。我想问你会不会亲——亲一下就能治好。请不要发表任何评论。”

      威尔没发表评论,主要是因为他词穷了。在他们的共同生活(真想翻译成同居生活)中,这一直是个相当普通的话题,汉尼拔也对他的沉默见怪不怪,如果不是这次冷场原因特殊的话。他把威尔留在桌上,收拾好碗盘进了厨房。

      威尔刚要开口说不必清洗,但汉尼拔随后又回来了,一条腿跨上来,坐在他大腿上。威尔冻住了。他不想再次推开汉尼拔,但是必须如此,他心里一阵发紧。

      不过汉尼拔并没打算吻他。他什么也没做。他就坐在那儿,双手搭在威尔肩上。一会儿,他两只手捧起威尔的脸,姿态熟练。汉尼拔一直需要目光接触,在他还不能说话时,就是这么办到的。那双手托在威尔脸侧,正如汉尼拔对他的渴望,柔软而坚定。

      威尔还记得阿拉娜第一次看到这番表演时,是如何强忍笑意。你会什么都顺着他的,她说。她大概说对了。

      “这样可以吧?”汉尼拔说。“你没打算把我推下来。”

      “我不知道什么算可以。我不清楚那条线应该在哪儿。”

      汉尼拔露出一丝笑意,但是眼神十分难过。“我想我要是再亲你一次,你就会很快找到这条线了。”

      “对。”

      威尔一瞬间以为他会不管不顾再试一次,但汉尼拔只是倾身偎过来,手臂垂在他颈后,叹了口气。威尔回抱他,双手如有自我意识。他的一生中,触碰汉尼拔的时间,远超出触碰另一个随便什么单身人士。

      对于过去行为的尖锐回顾并未让他感到意外,不过也足够回过神来,用胳膊肘推推汉尼拔,叫他起身。威尔站起身,迈进厨房去洗盘子。

      “你今天有什么打算?”他问。

      “没打算。去修发动机?”

      威尔的谷仓里停着一辆福特野马,1964年的,因为这并不贵,他又很容易被说服,即使他们永远没办法把它修到可以上路的程度,至少汉尼拔能学到点东西。

      “好啊,”他答道,“等我这边洗完。去把衣服穿好,刷牙。”

      “我不是十二岁。”

      四年之前他还只有十二岁。四年压根儿不算什么。威尔暗想他能不能和阿拉娜谈一谈这事,在她不报给社工的前提下。可能她就应该报给社工。操。

      他在水槽上方弯下腰,掬起冷水泼在面上。他必须要说“不”。


TBC


译者有话说:还是这么喜欢emmmm太太,小动作写得活灵活现。If it was no, you'd say no. 反向年龄差真是齁甜,如此老夫老妻的对话,还有做早饭各种讨好表示歉意的汉尼拔,按头小分队蠢蠢欲动!威尔在回避,但是他对汉尼拔无法硬下心来,完全能够预感到他是怎么被鲸吞蚕食,最后吃得精光盘子都不用舔哈哈哈哈哈

评论(10)
热度(105)

© Eth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