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try to be perfect. Instead, be brave.
——《Girls Who Code》by Reshma Saujani

【拔杯AU】《当hannigram遇上水浒传、弁而钗与神经病》(NC17/伪古风)

#回报射会的hentai脑洞#

Abgrund_叫我大巫:

最初事情是这样的:


 @数字五小哥粉拉黑不送 :


孙二娘老汉和衙门的小官吏薇薇


大巫:


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好笑


老汉一碗蒙汗药下去


五太:


前店后厂……


大巫:


倒也倒也


五太&大巫:


突然带感 


然后两个日常神经病的写手就日起了脑洞,后来创作者中又加入了译者姑娘 @Ethene ,已得到所有参与者授权,文中将不标明具体哪句来源于谁,由大巫统一整理并修饰如下:


(最后一次,你确定你能接受水浒风拔杯,还有肉的那种?)


Ready?


GO


警告:水浒风/污言秽语/OOC/NC17/拔杯/会笑死/胡扯八道/女装/非性转/大巫古文很垃圾所以文字上有对《弁而钗》的照搬,不作标明了/写手犯神经病了


出场人物


Hannibal Lecter:赖汉妮、赖寡妇


William Graham:格威,威小吏


Mason Verger:魏老板,魏梅


Margot Verger:魏家小姐,魏恪


Alana Bloom:叶赫阿拉娜氏,不重要


Jack Crawford:柯捷,此人不重要


作者:(按照出场顺序) @数字五小哥粉拉黑不送 、大巫、 @Ethene 


Summary:


“末料想你这样嫩生生的肉儿,也敢往老娘的店里闯。”那赖姓寡妇说话间抓过威小吏,一把扯开衣襟摸了两把,嘴角挑起邪笑,“这般肥瘦均匀、标标治治的白肉剁成肉馅倒是可惜。”


 


***


 


话说巴城中有一寡妇,娘家姓赖名汉妮,是城中交口称赞的好人儿,没有能称绝色的好相貌,却有副好性儿,人及见之,莫道不销魂。


你问这样好人儿是怎地成了寡妇,竟还舍了夫家姓氏,却是城中的一段公案。


 


去年时候,赖娘子嫁与城中的富户魏老板。


魏老板单名一个梅字,面如傅粉,唇若涂朱,齿白肌莹,威仪棣棣,衣裳楚楚,丰神色泽。家中是祖传的屠户,到了他这一代,已是腰缠万贯,年前灯会里瞥见一眼赖娘子相貌,就在心里翻来覆去不能忘,回了家里也不管妹妹反对,寻了媒人三下五除二定下了孤苦无依的赖娘子,只等着过门。


可叹时运不济,好容易等到良辰美日,魏老爷却在新婚筵席上喝多了,入夜不去寻自家美娇娘,反倒去了自家猪场,又浑浑噩噩兜兜转转栽进猪栏里,叫猪崽给啃了个满脸花。唉,未能一亲芳泽,倒先把两片嘴唇给闹得没了。


家人匆匆请了大夫来看,却只都是摇头,莫说是当地的名医,华佗在世也救不得。


当即此时,赖娘子还规规矩矩蒙着盖头坐在婚床上哩。


 


说着就是可怜,好好的赖娘子就这样守了寡,半点敦伦之乐未曾享过,就换了一身素麻。俗话说得好,“要想俏,一身孝”,穿着孝服的赖寡妇竟是平添了许多姿色,比平日里俏丽了不少。


这巴城之内,说到为人处事、操持家务、侍奉翁姑,城中莫不竖一大拇指,再加一声长叹:“可惜啊,克夫!”


就这样,那赖姓寡妇只得别别扭扭地在魏家住下了,但自古婆媳、姑嫂都是仇家,这对儿本来就相互看不顺眼的姑嫂不久就分道扬镳,赖娘子被赶出了家门。


 


赖寡妇倒也没妄自菲薄,自己接续了夫家祖传的肉食厂,在人流稠密处寻了块地,做起了包子生意。


这边厢稍稍安定,赖寡妇却叫魏小姐再次告上衙门,道是年前那场意外根本是赖娘子故意杀夫夺财。结果没想到官司没打完,寡妇倒下了狠手,借着平日里修来的交际圈,将小姑子引荐给了同乡的士绅叶赫阿拉娜家的公子,长嫂如母,直接做主将魏小姐嫁了过去。


后来那魏小姐共叶赫阿拉娜氏倒是琴瑟和谐,断背山下,百合花开,成就了一段佳话。不过,此间种种又是另一番故事,今次按下不表。


只说县衙里那柯姓衙官手下有一个名唤格威的小吏,才是故事的主角。


 


威小吏生就一副好相貌,入公门前,每日上街总有姑娘小子围观,大有当年潘郎卫玠之势,媒人几乎要踏破格家门槛。格威却是自有思量,口称先立业再成家,将说亲的牵媒的通通回了,自去衙门里与尸首打交道,虽然不是仵作这等贱业,却也差之不多,邻里戚戚,后来他带着一身腐臭味道上街,纵是相貌没改分毫,也不再有人看了。这小吏本是“小姑告寡妇”一案中授命前来调查的官,将事情前前后后了解了个清楚,到魏家走访多次,一来二去,与魏家小姐和赖寡妇都混了个面熟。虽说那案子终是以寡妇无罪结了,威小吏却看出不少疑点,一双异邦人蓝澄澄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赖寡妇,含沙射影说了些话儿,搅得寡妇兀自心惊,又往往在城中有了失踪凶杀一类怪事时要来店内查探查探,闹得赖寡妇不胜其烦。邻里间对这小吏颇有微词,觉着威小吏是欺负赖寡妇这独自过活的妇道人家,但赖寡妇对其中门道心知肚明,只想找个办法让这蝇头小官别再与她为难。


前面说过,赖寡妇有个好性儿,见格威寻街辛苦,常将店里的包子与他吃,但这小吏却是个浑人,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实在推脱不过的,也是带回家中,喂食家中养的几条狗儿。


这事教赖寡妇知道后,在心中又记一笔,暗暗发誓,定要让小吏尝到苦头。


 


那日威小吏又来查案,却是一件让巴城百姓惊恐的重大命案。


 


州府里一个从朝中外放出来熬资历的议员,教人弃尸荒野,身上不着片缕,心肝脾肺俱都掏空,只留着一个壳子,手脚也并那树根树枝长进一处,看着直教人头皮发麻。格威随着仵作一同验看过尸首,拧着眉心,穿街过巷,带着一身腐尸臭气,直接冲进寡妇店里,未及质问,就被店里的伙计共急公好义的邻居打将出来。


格威凄凄惨惨回县衙裹了伤,有人捎来了那寡妇写的一片素笺,约他入夜后再谈。


小吏一身凛凛正气,不作他想,一门心思只想让那犯了法的违了律的杀了人的,都好好地进死监里待着,也未告知旁人,怀了那带着些微香气的素笺,摸上门去。


 


(懒得多写了,直接进入正题,走链接)




——the end——


 


写在最后:


期待留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很想知道大家对哪句话印象最深hhhhhhh,注意留言时候如果有屏蔽词要用乱码隔开~


真的是一篇胡扯八扯的文,如能博君一笑,倒也不费我这番功夫


关于为什么老汉这张脸能扮妇人多年不被看穿……就当整个巴城的人都眼瞎吧……


这篇文又可以起名叫《写手发起神经病的时候连自己都怕》



评论(7)
热度(109)

© Ethe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