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try to be perfect. Instead, be brave.
——《Girls Who Code》by Reshma Saujani

[待授翻] Quiet Asphodel 不语水仙(暂译名)选译暴力pwp

 

响应“我没有名片我要产粮”的30日杏爱群活动!今日主题为:肉体疼痛的杏爱。应该昨天发的,咕咕咕咕非常抱歉鸽了一天!

 

这篇文是著名313式HE文Joy of Creation作者的另一篇作品,文字同样地婉转动人,结局的有趣程度就见仁见智了。看到“肉体疼痛”的主题时便立刻想起了这篇文中他们的第一次,个人看来是非常特别的,想借这个机会把文推荐给大家。有时间的小伙伴可以去看一看原文给太太留下kudos和评论呀!

 

因为是尚未得到授权的选译,所以仅在Lofter上放出,不会放在随缘,不知是否有有意翻译全文的太太,希望我的选译不要造成困扰。

 

前情提要:非AU,故事地点仍然在巴尔的摩和FBI。杰克在威尔很小的时候便收养了他,发现了他独特的天赋并且加以训练,只为抓捕他的心头大患,切萨皮克开膛手。然而杰克在训练的路上走得太远了,他为年幼的威尔种下了心理暗示,威尔拥有三个通常被用来训狗的命令词,一旦被人说出口,他就会完全不由自主地攻击或者瘫软,而他自己对此并不知情。此外,心理暗示让他在识别出开膛手时就会立刻开启暴力攻击模式。而杰克在不知道汉尼拔是开膛手的情况下将这三个词汇交给了汉尼拔。

 

成年后的威尔敏感多思,不擅社交,杰克将他打磨成一柄目标明确的利剑,但他没有料到威尔对开膛手来说如同特设的大礼。汉尼拔通过心理医生和开膛手的双重途径追求威尔,威尔左右为难日渐沉迷,就在他终于决定不再理会开膛手充满血腥的“情书”(你懂的,就是那些作品,这里甚至还在现场附上献给威尔的戒指),投身温文尔雅的好医生时,却在二人(不剧透)时发现他最信任的人就是开膛手,本能攻击当即激活,而汉尼拔借杰克交给他的命令词卸掉了进一步攻击,威尔这才知道自己竟然被训练成了货真价实的鹰犬。

 

随后幼时的心理暗示威力初现,他们俩任何最轻微的身体接触都会演变成一场见血的全武行,乃至只有通过药物软化反应才能得到暂时的和平与亲密。威尔如第二季一样投向汉尼拔,希望能够通过心理治疗逐渐“脱敏”(当然,包含大量的么么哒与胖揍汉尼拔),得回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不再做心理暗示下的木偶。本章是在两个人已经进行一段时间“脱敏”治疗之后的初次杏爱尝试,威尔的心理植入如同达摩克里斯之剑,开膛手冒着断子绝孙(划掉)被威尔猛烈攻击的风险,彻底拆开了他的礼物。

 

原文链接

 

预警!!!杏爱中的暴力描写!!!两人互殴!!!两人主观上想要啪啪啪但是因为客观条件打得像rape!!!不能接受请X掉啊啊啊(上一章确认过威尔想要啪啪啪,注意,他是确认过自己想,并且前文两个人除了开膛手身份和正义感的冲突其实完全是相爱的情侣,他是在和汉尼拔共同对抗他的潜意识,但是被植入的暗示会让他和开膛手越亲近就越暴力,一直以来两人的亲密接触都伴随着暴力和流血,思想上是和jian,但是读起来很有一种强jian感,非常不健康的关系,谨慎阅读)

 

翻译的啰嗦到此为止,如果能接受前情提要和预警,敬请进入美味的香辣脆皮鸭世界~~~还有阿比盖尔在隔壁听着23333

 

 

 

“不会用链子把我栓起来吧。”

 

“我无意如此。”

 

“也不会堵上嘴。”

 

“确实不会。”

 

“会——”略略一顿,“会受伤流血。”

 

“我的血量够多。”

 

“你真的……能接受。”

 

“完全可以。”

 

威尔微不可查地挪了挪。他站的位置离床的左缘不过寸尺,是卧室中最靠近门的一处。房间另一头远远投来明暗不定的火光,浸染他的身形。他浓绿的眼眸掩在阴影下,脖颈和双腕脉搏跳动处闪着汗湿的微光。威尔凝视着汉尼拔,他站在床的另一侧深色木质床头柜旁,一步步踏过瓷砖与地毯,动手解下腕表与银质袖扣。尽管汉尼拔的面容平静无波,威尔心知肚明对方正在观察自己是否流露出任何后悔的迹象。威尔能看见另一个人眼中自己的映像:如同箭矢下的一只兔子。他不想做只兔子,过往的训练也不允许,但他还是心惊胆战。

 

房间中只能闻及火焰的毕毕啵啵,它稳定地燃着,煤渣爆开带来些响动。楼下客厅的一架大钟敲响了午夜的十二声。威尔心跳如雷,他的的血液冲刷过全身脉管。汉尼拔将袖子卷到手肘,纤维褶皱和皮肤摩擦作响。

 

汉尼拔整理完毕,便从床的另一边走过来,绕过奥斯曼风格的脚凳,来到威尔身前。威尔反射性地猛然后退,汉尼拔宽厚的手掌落在他的上臂,又一次抓住了他。威尔瞳孔缩紧,嘴唇开合,勉强说道:“如果我做不到呢?”

 

汉尼拔回以微笑,“还记得我说过的浸入式治疗吗?”

 

“所以这是治疗过程,”威尔说,紧绷的面容露出笑意。

“非常接近。”汉尼拔的手划过威尔双臂,继续向下...... 

baiduyun

 据说上一个链接挂了补档点我


 

良久,火焰燃尽了,只余袅袅烟尘。屋子里暗了下来。只有一线月光挤入紧合的窗帘间,掠过威尔眼帘,他沉沉睡去。

 

月光渐渐转为日光,照在威尔脸上不挪窝,早上7点就把他弄醒了,身边的汉尼拔早已醒转。威尔的意识渐渐清晰,回归本体,如水入池。他的身体美如细瓷造就的海岸,内里却疼痛无比,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他的头和腹部都痛得要命,连后背和肠道深处也酸楚难当。威尔发不出呻吟尖叫,知觉已经钝化了。他望向汉尼拔,汉尼拔回以凝视,阳光刻画出他金色的轮廓,头发则是一团乱麻。威尔从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左边带着乌眼青,血迹干涸在鼻子下面,肋骨青了一大片,喉咙上还有一条血线。威尔看在眼里,感到有些骄傲似的,但随即便产生了不祥的预感:如果汉尼拔看起来这么惨,那我该是什么样子?

 

他想自己最好还是别照镜子了。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像是白日梦。他心里清楚自己必须离开,要到行为分析科去见杰克。汉尼拔帮助他起身,威尔的每一个动作都极其费力,疼痛难忍。直立堪称一项苦工,走去找要穿的衣服则几乎做不到,而弯腰是真的做不到。汉尼拔穿着红色的睡裤和一件样式简单的毛衣,他安静而利索地帮助威尔。威尔穿好昨晚的衣服,伸手到丝绸枕头下去找折刀。他合上刀刃,松手让它滑进口袋里。他的眼镜还扔在床沿上,裂成了两半。威尔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就随手扔在地板上了。汉尼拔帮他走出房间,下了楼梯——每下一个台阶都惨不忍睹。

 

威尔倚在宽大的木门上,汉尼拔一只脚一只脚地为他穿上鞋子,然后再帮他穿外套。房间里寂静无声,威尔不知道阿比盖尔醒了没有——不过他猜她还在睡。昨晚她肯定被威尔持续的尖叫吵得难以入眠,威尔本来该尴尬的,但他现在疼得什么都顾不上了。门扉一开,冰霜扑面而来,天地间一片白茫茫。威尔的车被雪花盖满了,闪着微光。他转过来面对汉尼拔,扶着男人的胸膛站稳身体。汉尼拔捧起威尔的面颊,两个人吻在一起,舌尖轻触,口唇相接。分开时威尔哼了一声。

 

汉尼拔对他说:“这还是容易的。”

 

威尔晕陶陶的,扬起一边眉毛来。“那难的是什么?”

 

“已经发生过了。就在我见到你之前的那些年。”

 

他再一次吻了威尔,稍稍多停留了几秒,威尔用冰凉的指尖刻画着男人的下颌。威尔转过身去,他能感觉到汉尼拔的目光凝注在他背上。他每一步都走得像刚刚学步的新生儿,差点摔在自己的车上,不过他还是站稳了,走到驾驶座旁边。坐下来时简直天崩地裂,他差点喘不上气来,泪水盈上眼眶。威尔咽了咽,看见汉尼拔仍伫立在门廊上。他开出车道,那凝视的目光仿佛仍停留在他身上,随着他走过街道,离开这座城。

 


 

pwp 部分 end

评论(19)
热度(140)

© Ethene | Powered by LOFTER